投稿须知
    1. 论文题目:
    论文题目和各级标题一般不超过20个字,避免使用非公知、公用的缩略词、代号等。
    2. 作者简介:
    作者姓名,出生年份、性别、籍贯、学位、职称和主要研究方向。
    3. 基金项目:
  & ...
工作动态 首页 >工作动态 >

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伦理与文化审视

发布时间:2018-12-24 16:49:28

  湖南师范大学李伦教授在题为《数据主义与基于权利的数据伦理》的报告中提出,人与数据的关系或者基于数据的人与人的关系是数据伦理学的核心议题。大数据和普适计算重塑了人类的行为方式,催生了新的人-机关系、人-数据关系和新的世界。人类稍有不慎,这个新世界就可能成为数据巨机器。要阻止这种巨机器的出现,需要深挖促使它形成的精神因素,并建立新的世界观和伦理观。数据主义造就了数据巨机器,成了数据巨机器的意识形态。数据主义推崇数据自由至上,有助于社会运行效率的提高,但可能对个人隐私造成伤害,导致人的齐一性、个人自由的丧失。基于目前数据权力远胜于数据权利的现状,我们应当提倡基于权利的数据伦理,旨在消除数据主义对数据自由的崇拜,提倡有规范的数据共享,尊重用户的数据权利和隐私权,重建人在大数据时代的主体地位。
   黑龙江大学张本祥教授在题为《智慧社会中的伦理原则》的报告中提出,智慧社会是指在社会整体层面表现出一定水平以上群体智能特性的社会,具有生命体的特征,要求一些相应的伦理原则,机理上可以分为两个部分。确定性部分:其一,整体社会效率优化原则;其二,群体优化原则;其三,超越性的价值观认同。不确定性部分:其一,个体之间保持尊重个性的、距离适当的宽松伦理关系;其二,组织层面保证在可能性空间进行全域搜索的多样性;其三,各种社会行为主体、社会组织之间保持一定的独立、自由、多元。
   黑龙江大学刘振怡教授在题为《大数据时代文化精神的哲学审视》的报告中提出,大数据的产生是人类探寻世界发展规律和规划自我发展道路上的积极产物,开启了重大的时代转型。我们面临的世界已经被解构成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两个并行的世界。大数据时代文化精神中渗透着如何依托于大科技、大信息和大数据来看待自然、社会和人类自身,进而如何转变为一种哲学意义上的新的自然观、社会观、价值观。超协调逻辑、人之存在的非确定性与符号化和宏观线性历史观的解构是大数据时代文化精神的三个主要特征。  
   江西财经大学黄欣荣教授在题为《人工智能与人类未来》的报告中提出,在大数据的支持下,人工智能迎来了第三次革命,人类将进入新人工智能时代。新人工智能的智能程度可能接近甚至超越人类,出现所谓的“奇点”,并带来各种新挑战。但是,人工智能将使机器更人性化,人类与机器的关系将更加融洽,并形成人机共存的新生态。智能机器没有七情六欲等类人的私欲,不可能成为奴役人类的新物种,它只会奴隶般默默地为人类创造海量财富、提升社会福利,届时劳动全部交给智能机器完成而不再成为人类的必需,财富分配从按劳分配转为按需分配。闲暇的人类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去满足好奇、全面发展,享受类似共产主义的新生活。因此,人工智能虽然可能会给人类带来暂时的困难和问题,但我们应该以乐观的态度迎接智能时代的到来。
   武汉理工大学夏劲教授在《抓抢机遇构筑我国人工智能优势的思考》的报告中提出,人工智能是目前人类社会面临的最重要的技术变革,我国人工智能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在人工智能应用层面,我国近乎与发达国家处于同一起跑线。但在人工智能基础理论方面与美国等发达国家仍有相当的差距。实现我国人工智能“三步走”战略目标,不仅需要战略高度重视,政策有序引导,更需要优秀企业具有开放融合的意识和开拓创新的勇气,还需要基础研发体系的支撑引领。尤其是要营造有利于人工智能核心科技创新及可持续发展的文化氛围,把人工智能人才培养上升为国家教育重点,设立“智能科学与技术”一级学科,发展人工智能文化,加强人工智能的教育和科普人才队伍建设,多模式多渠道培养高素质人工智能人才。同时,重视人工智能社会学和伦理学的前瞻性研究,避免可能风险,引导人工智能朝着造福于人类的方向健康发展。



上一篇:科研伦理研究
下一篇:生命科技前沿的伦理反思

地址:北京西城区三里河路54号四层 邮编:100045 
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 主办 中国科协信息中心